?

網絡推手

多年網絡推手從業經驗,百余事件炒作經典案例。做一個靠譜的網絡推手,業精于心,專于實戰。打造熱點,全民參與!
本站知名網絡推手阿建官方網站,常年從事網紅明星、品牌公司等網絡炒作業務,微信:

在做好網站營銷的基礎上,依托互聯網的優勢,可以將一個好的企業品牌形象推向客戶的眼睛,讓潛在用戶能夠建立深刻的理解。在做營銷網站的時候,我們必須從用戶的角度考慮,從用戶的需求出發做好品牌形象展示,讓客戶能夠看到,并且需要通過多種渠道進行宣傳和策劃。 以下文章內容不代表本站觀點和業務范圍,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在線教育類似于廣告“翻轉”和“內卷”推手。什么時候關門
  • 2021-01-21 00:25

不斷投放更多廣告的網絡教育機構最近“翻車”了。猿猴補習、高徒課堂、作業幫、清北網校四個負責機構的視頻信息流廣告,不僅宣傳老師一模一樣,老師的身份在英語、數學等學科上也是來回變化,令人存疑。類似廣告出現后,吸引了不少網友的關注,甚至一度沖到微博上。1月20日,《今日北京商報》記者發現相關爭議廣告已被該機構移除。在廣告翻轉的背后,反映了網絡教育推手越來越趨向于“內卷化”的現實。不健康推手以及推廣方式什么時候能結束都是行業需要共同思考的問題。

同樣的廣告“翻案”

從1月18日開始,“四個教育機構為同一個老師說話”的截圖開始在網上流傳。圖中,一位女老師的身份在一位高年級數學老師和一位高年級英語老師之間來回變換,但她的真實身份卻很難界定。她在廣告中出現的四家機構分別是猿猴輔導、作業幫、高徒教室、清北網校,都是業內知名的網絡教育龍頭企業。

事件一出,輿論嘩然。截圖廣告也開始在微信朋友圈和社交平臺上快速篩選,四家公司同一人競聘的烏龍事件引發網友熱議。微博話題指數數據顯示,24小時內,“四大在線教育機構代言人是同一個人”的話題閱讀量突破8000萬。有網友評論說,“教育是良心工作,機構怎么能這樣!”"外包短視頻廣告太亂,質量極低."截至1月20日,《今日北京商報》記者發現,多家在線教育機構的類似廣告在多家社交平臺搜索后已被移除。

除了輿論,這樣的信息流廣告是否符合廣告法的規定?記者咨詢了北京市卓偉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孫志峰,孫志峰告知記者,根據《廣告法》第四條規定,廣告不得含有虛假或者誤導的內容,不得欺騙或者誤導消費者。廣告主應對廣告內容的真實性負責。“事件廣告里的所謂老師,自稱是這個機構的數學老師,自稱是另一個機構的英語老師。他們涉嫌冒充專業人士提供虛假內容廣告。根據《廣告法》第五十五條,廣告主可以承擔相應的處罰。廣告經營者和出版商如果知道虛假信息仍在發布,也將面臨處罰。”

然而,網絡教育機構的廣告翻車事件只是目前網絡教育行業投入的巨額推手的冰山一角。

推手需要規避風險

2020年初以來,受“停課學”政策影響,在線教育領域按下了加速鍵,在押馬過程中,推手成為各機構不可回避的環節之一。有業內人士指出,一方面,網絡教育打破了地域限制,允許教育資源到達更多地區;另一方面,布局范圍的擴大也使得機構需要在全國范圍內推手建立品牌形象。過去傳統的線下教育偏向于本地服務業,大規模推手手段并不常見。

從融資來看,2020年,投入教學培訓軌道的資金總量將超過500億元,龍頭企業融資將超過1億元。融資機構投了很多錢到推手PK。財務報告顯示,公司第三季度/【/k0/】費用達到20.56億元,超過2020年上半年合計/【/k0/】費用19.62億元。另一家總部機構網易有道,2020年第三季度市場成本11.48億元。

此外,根據AppGrowing的數據,2020年教育培訓行業在重點行業廣告數量上排名第四,2020年廣告數量占比6%。從公交站到綜藝,從微信到顫音,網絡教育鋪天蓋地推手是不是太多了?作為一個政策導向性和服務屬性很強的行業,做廣告和推手宣傳需要注意和規避哪些風險?

孫志峰表示,教育機構應避免使用與廣告內容相關的科研機構、學術機構、教育機構、行業協會、專業人士、家長、學生等受益人的姓名或形象做推薦廣告。同時,代言人宣傳方式的廣告與正常的民間推薦類似,所以在發布時要明確標注廣告詞。

“內卷”何時停止

指點燈智庫的聯合創始人于淼表示,盡管發生了廣告翻車事件,但總體而言,在線教育推手的現狀在短期內不會發生實質性變化。"也許改變只是為了不再公然使用同一個演員."

但隨著推手在線教育機構的增多,在線教育領域已經嚴重“內卷化”,各機構陷入競爭,難以退出。每個家庭的教輔禮盒都越來越漂亮,試聽課的價格也越來越低。在線教育不僅要爭奪線下機構的學生,還要隨著在線教育理念的普及,開拓新的教學和培訓市場。競爭過后,市場的理性回歸越來越被從業者和專家呼吁。

日前,中央紀委網站發文命名網絡教育,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相關負責人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針對虛假宣傳、定價過高、退費困難、帶錢潛逃、盲目擴張等突出問題。,有關部門將按照市場規律加強管理。教育部將進一步與相關部門合作,不斷完善監管體系,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

中國教育科學院研究員褚趙輝認為,對網絡教育的監管重點在于內容的標準化和質量的合格性。“從可實施的角度來看,‘亮證教學’是可行的,網絡教育機構的教師應當向學生和家長公開真實的任職資格,這是一個基本的、可驗證的重要環節”。

褚趙輝進一步指出,“在未來的網絡教育發展中,我們必須認清自己的優勢和劣勢,最重要的是開發出優秀的、獨特的教學產品。”


最新動態


相關資訊

  • R&F 2020年的全面銷售額是1496億創新
  • 為明天或下周的首次公開募股提供一
  • 同樣是TFBOYS的頂級流量。杰克遜·易熱
  • 如何實現長期運營?百度2020創新推手
  • “BI賦能智慧下海”發布會:下海進入
  • 鄭爽驚雷,拉克爾無辜說謊,推手,
  • 將意大利雪山搬到哈爾濱,探索FILA
  • 一汽馬自達在執著于“價值推進器”
  • 佳佳悅進入山清源,學校市場推動專
  • 藍帶超級品牌日的背后是對新游戲的

    微信號:tuisho
    全年無休,早9點至晚9點

    復制號碼

    跳轉微信

    ×


    靚號
    此號僅服務老客戶
    新客戶請聯系微信

    ×
    吉林新快3遗漏数据